公司新闻

那个“曾叫嚣着仗剑走天涯的”少年,怎么突然回家了?

那个“曾叫嚣着仗剑走天涯的”少年,怎么突然回家了?

那个大声唱着要“曾梦想仗剑走天涯,看一看世界的繁华”的少年,你在哪儿呢?上个周末休假,我推掉了和战友出去游玩的计划,这不是突然冒出来的想法,很早就在我的脑海中盘旋。

所以当我知道我的假期只有七天,而我回家路程需要三天时,我还是攥紧了车票,踏上了回家的客车。 这是一个骄阳似火的夏天,天空蓝的令人心疼,几朵云翻着跟头。

客车晃来晃去的开着,窗外一片绿色的大地还是那么熟悉。 阳光正好,景色很美。

突然之间,我却很难受!自从披戴红花,参军入伍开始,我意识到自己和爸妈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短,越来越少,他们正在以一种我根本无法控制的速度离我越来越远。 休假回家的事我没跟他们说,想着要给他们一个惊喜!我难以忘记妈妈突然见到我那一刹那的眼神,先是诧异混着惊讶,随后是欣喜,整双眼睛都闪着光。

突然手足无措地慌张了一下。

“你咋回来啦?”“快进来。 ”“你这孩子,回来也不告诉我们!”他们用絮絮叨叨的话语来表达心中的开心,像不认识一般上下打量着你,双手无处安放,帮我拿拖鞋的时候,又想接下我手里的包。

“以后可不能这样啦!”她埋怨我又满脸忍不住的喜悦。 回身又从兜里赶忙拿出手机来,笑着和父亲说:“儿子回来啦!”我从来没有看到她这么像个孩子!父亲还没下班,我和妈妈去商场买食材,她在镜子前坐了好久。 把平时不舍得用的乳液都往脸上抹个不停,接着从柜底摸出一套新衣服,站在我面前说:“这是我那天刚买的!”此时的模样像个明媚的少女!时光好像退到了从前,她拉着我的手去买玩具,她宠爱地看着我在市场摊位前选来选去。

可是现在又和以前不一样了,曾经在我心里遥不可及的肩膀不再那么高大,她现在也只到我的肩膀一般高,那个曾经被她拉着过马路的人,现在在人流中拉着她。 再怎么自欺欺人,她都不再是那个绿鬓朱颜,花信年华的母亲了!晚上,我坐在电视前吃水果,母亲就拿着手机兴致盎然的拍小视频给她的各种朋友群看,还大声地发起语音来。 “我当兵的儿子回来啦!”“小家伙还不告诉我呢!”“那肯定是想我了呗!”“就住几天,都饿瘦了……”然后就开始碎碎念地关心起我很多问题,工作如何呀,在部队怎么样呀,吃的好不好呀,钱够不够花呀,一定要听领导的话呀。 最后她叹了口气说:“算了,说多了你也不爱听!”她的头黯然地低了下去,然后又突然抬了起来,拿起手机兴冲冲地说:“快看,儿子。

你上次说的抖音,我也下了!”在那一瞬间,我突然很想抱抱她,她一定会轻轻地拍着我的后背,轻轻地说:“长这么大了,还撒娇。 ”。